当前位置:首页 >> 生命之光 2019.05.09 星期四

六公里的母爱

  

  去年春节,我回家过年。当我下了车向出站口走去,猛然看见七十岁的妈妈站在出口,凛冽的寒风吹动她的围巾,额前的白发像芒草一样,在风中飞舞。回去的路上,妈骑着三轮车带着我,看着她瘦削的背影,心生温暖,往事一幕幕扑面而来。
  十五岁那年,我考上了县城高中。我是村里唯一考上重点高中的孩子,妈心中自然欢喜,可神色之间又藏着隐忧。因为,从我家到县城有一百多里路,坐火车可以到达。只是从家到火车站有六公里的土路,坑坑洼洼,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。
  夜里,睡梦中依稀听见她和爸嘀嘀咕咕。第二天起床,却不见了爸。
  傍晚,爸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进了门。妈欢天喜地接了过来,“我要学骑车。”妈声音不高,却透着从未有过的坚决。
  我和爸吃惊地张大了嘴巴。要知道,妈已经四十五岁了,之前从来没摸过自行车。
  妈却故作轻松地笑,“等我学会了骑车,接送燕儿就方便了,你只管忙你的事。”那时,爸正在镇上中学带毕业班,家里的事根本顾不上。
  第二天,妈就开始学车。也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,一周后,妈终于学会了骑车。等我开学时,妈已经骑着车来去如风。我稳稳地坐在后座上,紧紧搂着妈的腰,踏实,满足。
  最难忘的一次是,暴雨之后,路上泥水横流,一片汪洋。妈骑着车送我去火车站,妈怕我脏了衣裤,一出家门就让我坐在车上。看她在浑黄的泥水中艰难地跋涉,鞋子和裤腿已经完全湿透了,头发也散乱了,湿漉漉地披在额上,整个人疲惫而狼狈。我心中不忍,执意下来。妈生气地嚷,一身泥点子,你怎么上火车,去了学校不怕同学们笑话吗?
  屈指算来,三十多年过去了,我不知道,妈在这条六公里的泥泞土路上跋涉了多少次,流了多少汗,淋了多少场雨,摔了多少跤。但六公里土路上的每一粒尘土,每一颗石子,路边的每一棵树都深深铭记。
  这六公里的土路,负载的是妈一生的辛劳和深情,那是世界上最深沉最厚重的母爱啊!
  (张燕峰)

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