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生命之光 2019.05.09 星期四

我的母亲很伟大

  

  我的母亲伟大。这并不是我夸张,而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。我们全村人乃至所有接触过她的人都这么认为。
  母亲早已过世20多年了,但每每回忆起她的人生历程,我心中便涌起无限的思念之情。
  我母亲1905年出生在当地一个名门大户,23岁嫁到我们五代同堂的杨家大院,一共生下我们兄弟姐妹八个。母亲刚进门时,我祖母正病重,需要人照顾,虽然佣人不少,但母亲每天给祖母梳洗、喂饭、拉家常,深得祖母欢心。祖母病逝后,祖父把整个家业全交给了我母亲——佣人的调配使用、账房的管理和我姑姑、叔叔们的上学生活事宜,全由我母亲掌管。特别是那几个最小的姑姑叔叔们,放学回来一进家门,如果见不到我母亲,就满院里喊着找大嫂。多少年过去了,母亲成了杨家的掌门人。
  抗日战争伊始,我母亲就筹划一件伟大而神圣的壮举——让能扛动枪的杨家儿女都去参军抗日。1938年初,她首先动员我的父亲杨福恒(后曾任昌潍地区干部疗养院院长)参加抗战,继而又动员我的姑姑叔叔们都参加了八路军。
  抗战初期,我大哥、大姐才十三四岁,母亲竟把他们和杨家大院所有适龄青年都送进了八路军的行列。我大哥刚牺牲,她又紧接着把我二哥、三哥、四哥都送进了抗战的队伍。当年,她一共送走了13位亲人参军打仗。经过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,我家有3位亲人为国捐躯,其余的也都服从祖国建设的需要,工作在全国各地。
  1947年,我们村还没有学校,村里识字的人很少,在村头站岗放哨的人连简单的路条都不认识,于是村长便组织妇救会、识字班、老年团、青抗先(青年抗日先锋队),叫我母亲义务教他们学文化,母亲欣然接受。白天精心教学,晚上批改作业。解放初期,我们村很快就消灭了文盲,成了有名的文化村,受到上级称赞。
  1991年母亲辞世的时候,昌潍地委的主要领导都前来吊唁送别。我的姑姑叔叔们不论走到天涯海角,无论多富有,任职多高,始终都不会忘记他们人生的引路人——他们的大嫂,我伟大慈祥的母亲白锡筼。(杨家荣)

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